又没有想好题目(二)

这是一篇鸡汤,鸡贼的鸡。 上篇开篇提到的那个朋友看了上篇文章,又来夸我了。 Y:你上一篇写的依旧很好,还提到我了。 Z:谢谢,不客气。 Y:但你没经过我同意,就把我们的对话公开了,这样不好。 Z:可我也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虚构了你这个人物呀。 Y:虽然我只是你虚构的人物,但我也应该受到尊重。 Z:既然如此,可你能把我怎

没想好题目

这是一篇水文,划水的水。 前不久一位不是很熟的朋友忽然发消息给我: Y:“我发现你的文字很好,有的直接写到心坎上了” Z:“何德何能,是说《聊聊分布式存储》这篇文章吗?” Y:“······,什么鬼,技术的东西看不懂,是你写的《爱情小说 之 悲伤的故事》” Z:“失恋了?” Y:“嗯,遇到点事儿。就是觉得你的文字让人舒

一文看懂: 边缘计算 ( What Is Edge Computing )

有时更快的数据处理是一种奢侈——有时它生死攸关。 例如,自动驾驶汽车本质上是一台装有轮子的高性能计算机,它通过大量的传感器来收集数据。为了使得这些车辆能够安全可靠地运行,它们需要立即对周围的环境做出反应。处理速度的任何延迟都有可能是致命的。虽然联网设备的数据处理现在主要是在云端进行的,但在中央服务器之间来回传送数据可能

爱情小说 之 悲伤的故事

Hi,我是作者本人,良心发现,又来给小明“填坑”了。 上次小明写了一封“情书”,随后他的故事当然也是“跌宕起伏,有来有往”,这不,说着说着,他就失恋了。 为了更好的告别,他写了这封“分手信”,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啊。   一. “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在7号登机口准备登机”

完美犯罪

时间:2018年07月21日  地点:言几又,二层靠窗 人物:Z( @左小岸礼),D( @coolguy) 下面是两个人物的对话 D:咦,最近怎么没有更新文章了? Z:有在酝酿一篇主题为《完美犯罪》的文章,但一直没有想好呈现形式。 D:完美犯罪?为何有如此想法? Z:还记得《唐人街探案(一)》里刘昊然饰演的秦

海上升明月,厕上阅诗书

有人会写有温度的文字,有人会写有深度的文章,这些我都不会,那就写一写有味道的吧。 某天某刻,肚子忽然咕噜一叫,顿感一股便意来袭。夹臀提肛,稍作忍耐,迅速寻得一本书,随手拈过,再以优雅之姿态,辅以轻盈而迅捷的脚步奔向厕所。起盖,松腰,提臀,落座。身体俯前25度,双手摊开,捧书于上,待一时洪荒之力,倾泻而出,便是享受一次人

独立开发一款产品是怎样的体验

写在前面 出于对产品的执念,从去年9月开始,我决定动手开发一款开源产品——TailLog。 这种冲动和小时候肢解电器或撒尿和泥源自一套逻辑——兴趣,特长,创造。 从酝酿idea,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到开发,到去年10月24日第一个预览版上线,以及随后进行的版本迭代,中间又经历停滞,再至今天正式发布开源版本,终于完成了第

爱情小说 之 情书

上回书说到,小明通过抓阄的方式发现了他的初恋。具体细节可参阅《爱情小说 之 选妃》。 自那以后,拜本作者懒惰所赐,一晃很多年过去了,小明都长大了。这期间小明都经历了什么,还不得而知,好在我以头顶避雷针的方式承诺一定会找时间补述。 今天,先来看一看小明又做的一个重大决定——写一封情书。 写给谁的?不得而知。 不

一分钟了解DevOps

历史回顾 为了能够更好的理解什么是DevOps,我们很有必要对当时还只有程序员(此前还没有派生出开发者,前台工程师,后台工程师之类)这个称号存在的历史进行一下回顾。 如编程之道中所言: 老一辈的程序员是神秘且深奥的。我们没法揣摩他们的想法,我们所能做的只是描述一下他们的表象。 清醒的像一只游过水面的狐狸 警惕的像一位战

一场球赛

“你们来了。” “我们来了。” “你们不该来。” “我们终究来了。” “我们等了很久。” “愿所有等待,都不被辜负。”   “你们不怕输么?” “我们还没赢够。” “可你们前几场都输了呀。” “所以我们还没赢够。”   “你们专业人数太少,居然能组成球队?” “够了,今天来了13人,尽管我不喜欢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