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平行世界的你(六)

词不达意,言不由衷的文豪,你好:

这个时候,你在哪里采风呢?

路过你的那些路灯也从我身边路过,风大,注意安全。

这是第六封,也是倒数第二封信,我打算写到第七封就收手,并且争取年底前完成,由此达成一个难度系数7.0的落地 ending。七是我的幸运数字,比如踢球的时候,我就是7号贝克汉姆,比如打篮球的时候,我就是7号宫城良田。

让一个理科生写字真的强人所难,如果写的不好,还请见谅;如果写的还可以,那一定是天赋。我知道,有些作家是因为“饥饿”才走上这条路的。我之所以继续写字并不是为了成为高深莫测的世外仙人,而是“想成为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明白人,想摆脱直觉和经验的控制,能对陌生人产生自然的联系和理解,并达成恰如其分的反应”(薛兆丰)。

明年,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做人做事争取胆子再大一些,路子再野一些,哪怕经不起岁月的考量,唬一唬当下的时光也好。

写字不是一开始的计划——我很多事情都没有计划,往往后知后觉才发现可能是个惊喜。我是真的懒得想标题才一二三四五六七的写了下来。我喜欢早有预谋,也喜欢不期而至。某位爷爷得到一颗种子,选择种在地里,没曾想结了七个葫芦——这是一部动画片。如果他一开始选择迅雷,可能收获的就是一部爱情动作片。造化弄人,事与愿违,你以为他被蛇精绑架是个意外?其实他知道只要按着剧本演,七个葫芦娃就会合体成一个金刚葫芦娃——现在教育成本多高啊,一下养七个?不如“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

另一个隐而不说的秘密就是写字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主题。余华说:“每个故事都有一个灵魂,有时候灵魂是几个细节,有时候灵魂是一句话,有时候灵魂可能就是一小段描写。”所以,文中有那么一两个点,或一两句话,或一两个引用,比如余华这句,或者仅仅是标点符号运用得当,我便心安理得,心满意足。

最近听说老家降温下雪了,赶紧抄起电话给爸妈问候一声,结果二老一位正在邻居家打麻将,一位正做美容保养——匆匆说了声“有事么?没事就挂了”,然后匆匆挂了电话,没空理我。只留我在夜幕下举着电话怅然若失,这一刻仿佛“举目无亲”。

可这样,真好——他们终于活成他们想要的样子,可以不再为我操心,不用再努力赚钱,生活可以温和而平静。

就这样,最好——远在异乡,没有意外,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愿一直这样,挺好——一年又一年,你身后永远有那么两个人,他们越来越不懂你,你却越来越爱他们。

新买的笔记本敲起字来果然顺畅一些。期待这些文字也能为我分担机器的价钱,至少因此被赋予“价值”。而价值不因所用工具而升值,我想到了“创造”。创造是可贵的,写作是其中之一。

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你

2018年12月16日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昵称

难的是和自己保持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