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平行世界的你(四)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小爷,你好:

冬天如约而至,估摸着雾霾也会紧随其后,我开始担心室外跑步的环境。

又忘了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还是冬天,此时此刻,我是有点怀念夏天的,具体的,大概是怀念夏天的短裙。

冷风凛冽,树叶开始凋落。路人加快步伐,或钻进办公楼,或钻进地铁站,或钻进小区。等公交的乘客,也要离站牌近一些,为了规避掉二分之一的寒风。无论你是否同意,我固执的认为成都没有真正的冬天——没有零下,不能滴水成冰的冬天都是耍流氓,应该被打入冷宫。成都也极少下雪,没有一觉醒来世界银装素裹的期待,一点儿也不浪漫。

大概冬天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让人正大光明,理直气壮的偷懒,并将一切责任推脱给天气。我猜很多人已经躲在厚厚的包裹之下,开始肆无忌惮的养起了“多肉”。

“腰肥三尺,非一日之寒”。没错,说的就是你。

我就比较自觉,跑步还在继续,成功从夏天跑到了冬天。季节变换,我可能也期待着生活中发生一些变化,最近开始换着不同的路线长跑,不再拘泥于公园。跑不同的路线,与不同的人相遇,我喜欢在热闹的地方,闭上我的嘴,安安静静的听其他人的声音。跑步时,不止一次遇到站在路边、坐在路边、蹲在路边掩面哭泣的人,想必ta们遇到了过不去的坎儿。在这个城市里,每天都上演各种悲欢离合,在每条街道上,在某个角落,总有人暗自欢心或流泪。生而为人,每天有幸和万事万物发生联系,但万事万物又和我无关。

沿着某条路一路向南或沿着这条路一路向北。把路线屡直后发现曾经觉得挺远的地方也不过几公里而已。我也注意到地铁站之间也仅仅间隔一公里而已,这和直觉不符。

原来这个城市不是很大。

这倒没什么,从小就常在火车上走远路,早就意识到其实这个世界也不大。

有的时候也会跑错路,这个时候要么回头要么继续前行。我一般选择后者,只要知道大概的方向,总还会跑回到正确的路上。说起来神奇,在错误的路上偏离目标,但我也说不清楚是从哪一步开始,又向正确的方向迈进了。是某个拐角吗?但拐角一般只会遇到爱呀。

现在是11月中旬了,2012年的这个时候来到成都,居然整整六年了。六年前,我独自一人从深圳转战西安,然后又坐上开往成都的火车。那时高铁才刚开建,只能坐一辆慢车,恰好整整一夜。我坐在卧铺走廊窗边,车外是黑色,窗户变成一面镜子,有另一个我坐在车厢之外与我同行。远处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近处只有匆匆略过的树影和偶尔呼啸而过的列车。中间停了很多站,站台上空空荡荡,一觉醒来,到成都了。

那是我第四次到成都。第一次上大学,没买到直达重庆的车票,绕道成都,住了一天,在文殊院。第二次去美国,到成都办护照,在领事馆。第三次找工作,来成都笔试,在川大小北门。似乎每一次都不是专为成都而来,但阴差阳错或许只是为勾搭我做好铺垫。并且第四次也不是为成都而来,而是为了一个人,后来那个人离开了,但这个城市终于靠着自己的努力把我留下了。

对了,你可能不知道,我正坐在开往西安的火车上,高铁开通了。不是旅行,只是最近临时起意,说走就走,换个地方跑步。我也喜欢在不同的地方写字,有时在飞机上,有时在火车上,有时在跑步时也在脑海里打着草稿。

也许冬天不适合出门,冬天适合回家。某些时刻我还是觉得老家好,冬天有暖气,四季能包邮。去澡堂搓澡,把内裤放在暖器片上烘干,提裤刹那就能立刻感受到温暖。不管在外多久,老家都有不用寒暄,不用客气就可以损人不利己的朋友。每次回家,他们总是嚷着陪你出来吃烧烤,为报答当年抄作业的恩情。在外十年,你留下的不多,却都是你在意的人,那里没有世故,无需经营,随时欢迎。

我有时会怀疑,那些写小说的为什么总能编出完整的故事。若不是亲身经历,如何做到生动详实?后来有个作者说:很多故事都是听来的。你只要走出去,在某个餐厅,某个咖啡馆坐上一天,看着人们来来往往,尽力去想象他们的故事,很容易满载而归。

写作这种事情,不能撒谎,但我并不诚实,经常悄悄夹带私货。字面永远只有字面的含义,懂的人却可以看到更多。天冷适合温一壶热酒,只有经历冬天,才能面对冷酷,勇敢是需要时间的。

可惜我不会喝酒,所以没有太多故事,能看到最后的,都是真爱吧。

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你

2018年11月17日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昵称

沙发空缺中,还不快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