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跑步

夜幕早已倾垂,九点刚过,换好跑鞋,戴好护膝,绑好臂包,从容下楼,穿过马路,便可以开始今天的夜跑了。我喜欢晚点才出门,这个时候公园里的人已经很少了,广场舞也都心满意足各自散去,只剩下昏黄的路灯。月朗星稀,四下安静,跑起来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与脚步声,气氛恰到好处。

这样持续夜跑并没有很久,满打满算也仅有三个月而已。三个月前一次说走就走的徒步,让我意识到久疏锻炼,体力已经这么不堪,这本应是我的特长。所以自觉应该锻炼一下,这并不需要多大的决心,也无需似是而非的仪式,只是理所当然的认为应该这么做,然后不知不觉,渐成习惯,持续至今。

事实上,在此之前我并不喜欢跑步,甚至有些排斥。上学时曾稀里糊涂、阴差阳错的加入了学校长跑队,最好成绩是1500米全市第七,前六名有奖牌和奖品。但我至今也不认为自己有长跑天赋,当时只是觉得进入校队是一件挺酷的事情,每天早晚在操场训练,被上学放学的同学所注视,像明星一样,可以这样自恋着。但训练是苦的,大部分时间只是一遍遍跑圈,无聊且无奈,训练和自由跑的区别是每次都必须全力以赴,真是累到心肺爆炸,心口生血,毫无乐趣。

不喜欢跑步的另一个原因是“虚荣心”也没有得到满足。当时最美好的设想和期许莫过于在决赛场上,在全校师生的呐喊助威声中冲过终点,获得名次,然后面带微笑,波澜不惊的着承接着“你好棒”的称赞。但后来才发现,在最重要的全市运动会上,只有上午的开幕式才会全员出席,到下午真正开始比赛时各校师生都已经各自回家。偌大的市奥林匹克体育场空荡荡的,只剩下一群百无聊赖等待比赛的运动员和时而空鸣悠远的发令枪响。

所以,我为什么要跑步?没有“晴子”在场边加油,我才不要跑步。

锻炼身体只是跑步的目的,却不一定是想要跑步的理由。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内心并不平静,生活依然在继续,按时起床,按时工作,按时睡觉,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我知道其实是发生了一些变化,有些事不一样了。时隔N(N>>15)年以后,重新开始长跑,依然没有观众,仿佛回到原点,眼前只有道路,道路上只有我。但你突然明白了“从这里出发,旅程最远”的道理。跑道从脚下开始向外延伸,不管是跑一个大圈还是绕很多的小圈,你会发现终点往往也是起点。

随着时间的演进,跑步渐渐成为一种习惯。我慢慢开始享受意志上的激励以及“我还可以继续坚持一下”的成就感。有时也会给自己一些挑战,比如多跑一公里或者这次要跑快一些。身体有时还会酸楚,但却是舒服的疼,不会阻止前进的脚步,就像Keep语音说的那样:“感觉自己可以这样一直跑很远”,甚至不想停下来。“爱上跑步的过程,就如同恋上一个人,最后决定相随一辈子的原因还是内在的打动。”

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写到:“跑步对我来说,不独是有益的体育锻炼,还是有效的隐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也有各自的“隐喻”。我一直在纠结于一个事实:我不仅仅是爱上跑步这件事,或者爱上那条路及风景,我爱上的还有在那条路上奔跑的自己以及奔跑时,挂念着的那个人。我似乎在寻找一种神奇的元素,它的名字叫“勇气”。

安生:跑步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佳明:跑的时候心里很平静,可以什么都不想。 

安生:那要跑多久才有用?

佳明:我已经跑好多年了,从18岁认识你时候开始

 ——《七月与安生》

之前看过这部电影,并无太多感触,但后来在一次跑步时,忽然想到电影中的这个桥段,跑着跑着,忽然兴奋的停下来自顾自笑,原来这段对话要倒着去看——“从18岁认识你开始,我的内心就不平静了”。

哈,真是后知后觉,原来毫无畏惧的你觉得自己很勇敢,可其实,却连心里的想法也不敢说出来。

想到你却依然没有勇气告诉你的时候,我就去跑步——这就是我的“隐喻”吧。

哦,对了,必须强行解释一下,喜欢你,不也挺需要勇气的吗,还要啥自行车?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昵称

沙发空缺中,还不快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