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跑步

夜幕早已倾垂,九点刚过,换好跑鞋,戴好护膝,绑好臂包,从容下楼,穿过马路,便可以开始今天的夜跑了。我喜欢晚点才出门,这个时候公园里的人已经很少了,广场舞也都心满意足各自散去,只剩下昏黄的路灯。月朗星稀,四下安静,跑起来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与脚步声,气氛恰到好处。 这样持续夜跑并没有很久,满打满算也仅有三个月而已。三个月前

没有想好题目(二)

这是一篇鸡汤,鸡贼的鸡。 上篇开篇提到的那个朋友看了上篇文章,又来夸我了。 Y:你上一篇写的依旧很好,还提到我了。 Z:谢谢,不客气。 Y:但你没经过我同意,就把我们的对话公开了,这样不好。 Z:可我也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虚构了你这个人物呀。 Y:虽然我只是你虚构的人物,但我也应该受到尊重。 Z:既然如此,可你能把我怎

没想好题目(一)

这是一篇水文,划水的水。 前不久一位不是很熟的朋友忽然发消息给我: Y:“我发现你的文字很好,有的直接写到心坎上了” Z:“何德何能,是说《聊聊分布式存储》这篇文章吗?” Y:“······,什么鬼,技术的东西看不懂,是你写的《爱情小说 之 悲伤的故事》” Z:“失恋了?” Y:“嗯,遇到点事儿。就是觉得你的文字让人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