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升明月,厕上阅诗书

有人会写有温度的文字,有人会写有深度的文章,这些我都不会,那就写一写有味道的吧。

某天某刻,肚子忽然咕噜一叫,顿感一股便意来袭。夹臀提肛,稍作忍耐,迅速寻得一本书,随手拈过,再以优雅之姿态,辅以轻盈而迅捷的脚步奔向厕所。起盖,松腰,提臀,落座。身体俯前25度,双手摊开,捧书于上,待一时洪荒之力,倾泻而出,便是享受一次人生快意的旅程。

此时此刻,灯光柔和,气氛微妙,“书香解厕臭,卷长入梦短“,若没有半个钟头,怕是不愿出来。

这是我的一个坏习惯,喜欢在厕所马桶上看书。书上说马桶蹲太久容易脱肛,虽不知其意,但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我不管,癖好这种东西,就是管它三七二十一,舒坦为上。

据我所知,喜欢如厕阅读也并非我所独享,几乎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习惯或经历——即使不读书,也总要读点什么。在那个手机还没普及的年代,很多人即使不看书,也会不由自主的找一些手边之物,如洗发水,牙膏,或包装盒来阅读上面的说明文字。哪怕只是反复查阅出厂信息、物料配比等。和这些无聊的内容相比,当然还是读书更有趣味。影视剧《宋飞正传》中有一句台词说:“要不是因为上厕所要用,这世上根本不会有书。”由此可见,厕所和书是绝配。

欧阳修曾写道“每走厕,必挟书以往”。门一关,裤子一拖,马桶一坐,除了臀部用力,其它都被闲置了。尤其是脑袋,反正不会专门用来思考拉屎的前世今生,悟出个“屎”无前例。也就是说,当我们“出恭”时,我们是无事可做的,闲出了双手,闲出了双目,闲出了左右脑,正是专注之时,最适合阅读,读书效果也事半功倍,甚至当年很多英语单词都是在厕所里记住的。

厕所之所以适合读书是因为它独特的环境。它小而封闭,像个安全屋。卧室虽然有锁,但有钥匙,而厕所多有插锁,外面打不开。受气了,委屈了,跑到厕所,就躲到了城堡里。有些时候厕所还是一间密室,几乎所有不务正业的书都是在这里读的。父母不允许看漫画,悄悄的藏在衣服下,溜进厕所,“大肆咀嚼”。曾经有段时间喜欢看《蜡笔小新》的漫画。这种玩物丧志的“毒(读)”物,必不能被父母发现。只有等到夜深人静了,父母睡了,我才垫脚串到厕所,借着厕所窗户临近过道彻夜不眠的灯,“喜笑颜开”。

或许有人会认为厕所是“污秽”之处。这是一种偏见,或者更多是指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如果满是恶臭,仅仅是进去一趟都如同赴死。对一个不讲究卫生的人来说,即使不在厕所,其它地方也干净不到哪去。恰因如此,我总是勤快的清洁整理厕所的卫生,毕竟卫生间的洗漱台上还躺着我“素面朝天”的牙刷。

如厕一般有两种姿势:蹲或坐(如果你解锁了其他姿势,请自拍证明)。坐比蹲更适合读书,这是显而易见的——你蹲太久你也麻。虽然我发现有一些人不喜欢坐式马桶,比如无法忍受水溅到屁股上的感觉。但论及读书的话,当然还是坐着更为舒服。当你坐在马桶之上,胳膊与大腿之间自然保持恰到好处的角度,双腿无需用力又顺势形成支架,这种姿态比坐在懒人沙发上还要舒适。

当然,如厕太久总会有人不满意,比如我老爸老妈。他们总是批评我,不让我在厕所看书,认为灯不够亮,对眼睛不好,或认为容易得痔疮,还曾遭遇尴尬。

有一次正要吃晚饭,我忽然肚子微痛,感受到马桶在召唤,时不我待,便携了本书上厕所,一不留神就看入迷了。

正当我进入“废寝忘食”之时。老妈忽然不耐烦的大声喝道:“你拉完了没?!快点拉!我们都要吃完了!”

我随声应到:“知道了,你们慢点吃。”

话音一落,突然空气凝结,随后一家人爆笑起来,老妈既好气又好笑,顿觉饭意全无,不知是继续吃还是继续拉。

如今在马桶之上,手机代替了纸质书,忽然觉得有些失落。我念着找回昔日的荣光,便在厕所里写了这些侵着味道的文字,或许这是一天之中最美好事情。穿衣吃饭,拉屎读书,如此简单,无需天分。当然,你若问我马桶之上适合看什么书?——当然是随“便”啦。

分享到:

1 条评论

昵称
  1. Pingback: 又没有想好题目(二) | 7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