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球赛


“你们来了。”

“我们来了。”

“你们不该来。”

“我们终究来了。”

“我们等了很久。”

“愿所有等待,都不被辜负。”

 

“你们不怕输么?”

“我们还没赢够。”

“可你们前几场都输了呀。”

“所以我们还没赢够。”

 

“你们专业人数太少,居然能组成球队?”

“够了,今天来了13人,尽管我不喜欢这个数字。”

“为什么?”

“当年背叛耶稣的犹大是最后的晚餐中的第13个客人。”

“你是说你们中有叛徒?”

“我是觉得13这个数字看起来像字母B,牛B的B,不够低调。”

 

“他们都会踢球么?”

“他们学习成绩都很好,四六级一次性过级率百分百。”

“但踢球和四六级没关系啊!?”

“待会儿在球场上我们会用英语交流技战术,你们会感受到被支配的恐惧。”

 

“你们啦啦队来了。”

“我们专业有11个女生。”

“我数了一下,居然来了9个,不容易,可能那两位不感兴趣。”

“不是,那两位去抬水矿泉水了。”

“看来她们比你们男生强。”

“有些事实就不要反复强调,正所谓’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说出你的故事。”

“不必了,别忘了,今天我们是对手。”

“对了,她们会上场么?”

“不会,还是势均力敌比较好,否则对你们不太公平。”

 

“介绍下出场队员吧,比如站你旁边这位又高又胖的同学。”

“叫他豪哥吧,助攻型中场”

“有什么特点吗?”

“又高又胖。”

“那这位呢,不高但胖的同学呢?”

“叫他磊哥吧,组织性中场,我们的队长”

“当队长的一般是灵魂人物。”

“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需要一个吉祥物。”

“你身后这位又高又瘦的同学呢?”

“叫他全哥吧,出球中后卫。”

“他的腿好白”

“是的,像女人的腿,不长腿毛。”

“他旁边这位不高也瘦的同学呢?”

“叫他凡哥吧,拦截型后腰。”

“平凡的‘凡’?”

“不,非凡的‘凡’。”

“远处走过来的那位也是你们球员吧,和你们一样,穿着西班牙球服。”

“他叫江哥,技术性前腰。”

“走路的姿势有点虚。”

“可能最近腰花吃的有点多。”

“对了,你还没介绍你自己。”

“我?叫我七号球员吧,意识流型边锋。”

“你们守门员呢?”

“捧着篮球的那个。”

“篮球?可我们是足球比赛。”

“所以他是守门员噻。”

“为啥?”

“他会手(守)球。”

“其他人呢?”

“就不介绍了。”

“为啥?”

“你知道的,我们人少,需要凑数。”

 

“比赛快开始了。”

“是的,比赛要开始了。”

“你怕了么。”

“怕了我就不来了。”

“你不该来的。”

“我终究来了。”

“昨晚我夜观天象,今天你们输定了。”

“别扯了,昨晚下雨了。”

“我忘收衣服了。”

“我也是,刚刚才用吹风机才吹干球服,你摸摸,还热着呢。”

“热是因为体温吧。”

“已经热血澎湃了。”

 

“你是故意的吧,为什么把我铲倒?都擦破皮了。”

“我铲的是球。”

“你铲的是我。”

“我没有说谎,我何必说谎。你懂我的,我对你从来就不会假装。”

“你是铲球时把我铲倒的。”

“你这种表述是有问题的:同一时间,我不可能即铲球又铲你,我们不存在平行世界,除非我处于非稳定状态,像‘薛定谔的猫’。你是要和我论争‘薛定谔的铲’么?”

“算了,不追究了,你说的都对。”

“因为我说的有道理?”

“因为我打不过你。”

 

“中场休息了。”

“恩,中场休息了。”

“哈哈,我们领先了两球。”

“没关系,我们才落后两球。”

“倒是你们的拉拉队真不错,很卖力。”

“也许她们昨天吃的好。”

“她们吃饱了有劲?”

“因为我们请的客。”

 

“上场了。”

“恩,最后45分钟了。”

“咦?为什么上半场你踢左边锋,下半场就变成了右边锋。”

“因为我必须在这边场地踢球。”

“这边草坪更有球感?”

“这边离喜欢的女孩更近。”

 

“哎,还是让你进球了,还是单刀球。”

“我说过我会进球的。”

“你没说过。”

“我说过。”

“什么时候说的。”

“刚说的。”

 

“我们还是领先一球。”

“是啊,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天哪,为什么!?”

“因为我倒了”

“你为什么倒了?”

“因为你把我铲倒了?”

“但为什么是点球!?”

“也许是在禁区里的原因吧。”

“误判,一定是误判,裁判到底在想什么?!”

“也许在想等会晚饭吃什么。”

 

“你们队长,不,吉祥物罚进点球了,你们追平了。”

“是的,我看到了,我们相信他会踢进的。”

“他感受到你们精神上的鼓励了。”

“不,他是怕我们给他‘肉体’上的‘鼓励’。”

“但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刚才你进球时,其他队员都过来拥抱你,当他进球后没有人拥抱他,只是和他击掌。”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抱),应该是他太重了,抱不动。”

 

“结束了。”

“恩,结束了。”

“虽然不甘心,但我们还是能接受平局这个结果。”

“我们凑数的那些同学觉得还不错。”

“你踢的很好。”

“谢谢,因为我每天踢球前,我都会对镜子说,你是最棒的!”

“所以你踢球时就特别自信?”

“不是,我是说我有一块特别棒的镜子。”

 

“走,叫上裁判,问问他晚上一起吃什么。”

“好嘞。同志们,走起,去吃川西坝子了,听说今天全场菜品5块17。”



分享到:

1 条评论

昵称
  1. 匿名

    看了,看似平淡倒还有趣味,思维跳跃,文风新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