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之 笔名【原创】

“小说”是我新起的笔名,一直在用的叫“左小岸”。这是我准备写小说的第一步按计划是一篇爱情小说。

当然,写小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给自己的评价是:才“花”尚未绽放,时间,地点,人物,情节仍堵在“思路”之上。

但我一点也不担心,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开始。王夫之《读通鉴论》中写到:有其始之,则已之也难。这句话是说“凡事开了头,要使他半途而废就很难”。况且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所以当务之急是先为自己起个笔名,以备千古留名之用。

起什么名字好呢?东汉文字学家许慎认为,名字最初是因夜晚相遇、辨识需要而产生。《说文解字》中提到:“名,自命也,从口从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见,故以口自名。”只可惜现如今日夜加班,不分今夕今夜,无以取日月精华。况且担心所起之名通俗不够含蓄,含蓄不够大气,大气不够高雅,高雅不够通俗,通俗不够含蓄含蓄不够大气……如鲁迅、巴金、冰心、林语堂、老舍……这些作家的笔名都是字字较真,反复琢磨推敲,以至于“吟稳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由此可证,当务之急是先蓄胡须……

记得当初胡须未满,粉刺遍野的青春年华,那是我第一次使用QQ需要起个昵称。我突然意识到即使不通过父母的同意,也能为自己起名作姓,可以当家做主人生第一次感觉翅膀硬了想想自己的大名当初父母随便取了各自的姓就组成了我的名字,未免太过草率根本没有咨询我的意见。于是后来带着侥幸的心理询问父亲,或许我的名字还有其它深谋远虑的含义。

一日,子问:“爹,儿名甚好,可有深意?”

闻之,悠然正坐,深邃的眼眸潜伏着智慧,回道:然!重若丘山

子听之喜,问:何如?

父曰:重若丘山

曰:???

父曰:儿啊,你是我当年随生产队去城北那个土丘挖坑种树时刨出来的,带回家后你老娘觉得我捡了个累赘,横眉立眼,三天三夜没理我,我为了表达内心最美好的愿望,就给你起了个‘Li’字,意为‘老婆大人我错了,请快快理我’。你爹我很是机智。”

子听之,一惊一呆非取之二老之姓?

父曰:?恩?啥?哦?不是呀。没注意这个巧合,?恩?啥?哦?是呀,你老娘也姓李来着。恩,你爹我就是这么机智。”

子失血五百CC,呜呼哀哉:“心伤悲,莫知我哀,但又何‘重若丘山’?”

父曰:啊,是啊,对啊,没错,不是说了么,挖你的那个山是个土丘,回来的时候背着锄头,铁锹啥的,又多了个你,挺重的——重若丘山。”

父见椎心泣血,少顷复曰:不过挺后悔没去城东那,那里是座金山,那边捡回来的孩子都出身富贵,还有个统称叫‘富二代’。对了,还有城西,是座石山,石头里只能蹦出猴子,那些猿猴也有个统称程序猿比如现在常说的我要给你生猴子其实就是‘我要给你生个码农’。” 

时间静止二又三分之一秒后,默默打开纸墨,留下遗书,准备白绫,搬来椅子。父亲见状安慰道:“虽然给你起的名字俗不堪耐,但记得《华严经》中有一句话说的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我内心一颤,从椅子上下来,抬头看了看,白绫已经打好了一个美丽的蝴蝶结我忙忙问道“您老的意思是说,虽然出身贫贱,但好好努力,不要忘记梦想,最后会都成功的?

父亲悠然一笑,背起手,转身慢慢离开,后脑勺轻轻的飘出几个字:扯淡,我是说你这篇文章已经写跑题了……

又是一惊,望着父亲远去的身影,泪水朦胧了视线,朱自清的《背影》浮现在眼前——“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耳边也隐隐约约响起悠扬的背景乐:转身离开,有话不出来,蔚蓝的珊瑚海错过瞬间苍白……

就这样,伴随着周杰伦的歌回到当初胡须未满,粉刺遍野的青春年华,那是我第一次使用QQ需要起个昵称。恰逢当时随手翻杂志时注意到一篇文章的作者叫“右边。心想这名字比较文艺,雅俗共赏,值得借鉴,略作思考:所谓无出其“右”,用“左”吧。“边”就联想到了岸边,叫左岸——我甚为满意。

随后又担心以后出名了,不明真相的群众询问起名字的由来,这借鉴而来的理由会让人感觉我缺乏独立精神,容易掉粉。若能有一个更富内涵的解释就更好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搜索,最好的思考方式就是停止思考——去百度。功夫不负有心人,百度一下,发现席慕蓉写过这么一句话:

生命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我们都是那个过河的人。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记,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铭记。我们乘坐着各自独有的船在左岸与右岸穿梭,才知道——忘记该忘记的,铭记该铭记的。

采访时,我就这么回答,听取掌声一片

后来不久,路边遇见一家叫”左岸咖啡“的大排档,还经过一个叫”左岸庭院“的小区,这让我十分担心重名事件会影响自身在搜索引擎中的排序。我必须以最小的代价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我在名字中加了一个”小“字——左小岸,问题得以解决。

这名字用了十几年,却依旧没有人来采访我,这丰富的内涵与深刻的含义不能彰显于世——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随着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那年就飘着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因为大气污染,导致我基因突变,不知不觉竟然成了城西程序猿世界中的一猿。虽然我更想突变成城东的富二代”一族,但程序猿”还是比土丘族升了一级,装备也领先了。

随着和“程序猿世界”慢慢接触,发现在这看似统一的世界里,有个大独裁者——“微软”。像希特勒统治着人脑一般,统治着电脑。在他“封闭”的统治下产生了反抗力量,他们起义成立了“开源组织。起草了软件共享宣言,代号:“GNUGNU代表着一计划,目标是争取自由与公平”,让世界不再因“黄钻会员”、“红钻会员”、“蓝钻会员”、“无钻会员”而相互歧视

这伟大的GNU计划是“GNU’s Not Unix”的递归缩写,即G、N、U本身又是每个单词的首字母,甚是巧妙。作为这个世界的一猿,深受鼓舞与启发,遂为自己起名为“小说”。如此,当我开始写小说的时候,我就可以这样表达:小说写小说。我认为这同样是一种递归循环,像哲学中的螺旋上升,有《恐怖游轮》中的精妙,象征着西西弗斯般的反抗和荒谬。

小说写小说,是谁在讲述谁的故事?名字起好了,这是我写小说的第一步按计划是一篇爱情小说。

为什么是爱情小说?——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分享到:

10 条评论

点击这里取消回复。

昵称
  1. 乐维子~

    记得第一次就是问左小岸礼的由来

    1. 匿名

      这里是官方答复…

  2. 匿名

    小李子不好好写代码,又来抢小说家的饭碗。。。。

    1. zhouli

      System.out.println(“嘻嘻”);

  3. 匿名

    一字一字的读完了,文笔不错啊

    1. zhouli

      望继续捧场…

  4. Kobe

    生猴子原来是生码农啊。。。

    1. zhouli

      啊,是啊,对啊,没错….

  5. SUNNY

    原来一些心情能这样表达

    1. zhouli

      文学素养就是这么高,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