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开始”出发

重庆真是一好客的地方,用“火”一般的热情迎接着归来的学生。学校竟然高温停课一周,12号的天气还不得而知,干脆一直放假吧,连上将要到来的十一中秋8天假。让我们彻底菜吧。宅在寝室,无聊的时候打打字,随便扯扯。 

9月2日晚,行装准备完毕,暑假的终了却是新的开始,重庆依然在西南方向。 

22:15。老爸老妈抓紧最后的时间,把握最后的机会,啰里啰嗦的向我絮叨着各种注意事项。生怕下次回来,少了个胳膊断了个腿。 

关灯,关门,下楼。我和老妈打车前往火车站,老爸骑上我初中时的宝马自行车——这样,他们回来时就可以省下一次打车钱。 

火车票上赫然印着“2340开车”,然而候车电子牌上显示“晚点20分钟”。即便如此,我内心依然充满感激,因为旁边另一趟车显示晚点200分钟……

检票,离开。进站时回头对老爸老妈说:“你们在家不要让我担心啊!我走了,你们放心,拜拜。” 

南京,卧铺票。也许暑假在家睡得太晚,躺在床上毫无困意,即便已是凌晨100。索性打开电子书,看会儿易中天的《读城》。火车肆无忌惮的向西奔驰,忽然想到自从火车提速之后,中国偶尔也会有火车侧翻转体360度了…….. 

有点困了。盖好被子,定好闹铃,小睡一会,到南京仅仅3个半小时。当我被乘务员叫醒换票时,远方依稀可以看到用霓虹灯打亮的“南京”字样了。 

闹铃在我醒来1分钟后想起。 

下车,出站。 

出了站口,像许多火车站一样,立刻围上一群人“住店吗?”“打车吗,哎,去哪?”。这么晚了,他们还那么敬业,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可惜,我是有原则的人,我知道我的方向,不为声色所动,即使一直往东走,因为那里才有机场大巴,我帮不了他们了。 

6:00,第一班发车,现在时410。在确认了地点之后,按事先计划原路返回,去找肯德基店,买点碎食,打发掉410~600之间宝贵的“光阴”。 

5:10,店里的人多了起来,有人端着盘子找位子,像我这善良之人,怎能忍心占着位子,以悠闲的姿势吮吸着可乐。一个猛吸,解决了最后一滴可乐,拿好行李,推门离开。开门时回望了一下,有两位同志“竞走”奔向我那座位。 

5:20,一位出租车司机凑到我身边,想宰(载)我去机场,由于事先已了解到打车去机场至少150元,所以根本没有理睬他。他锲而不舍的追过来,说顺路宰()其他客人去机场,顺便带上你,只要30元,大巴还要20元呢。我问到:“20元走吗?”他说:“上车!”滋溜,我便钻进了车中,任其宰割。路上拐了个弯,到一个酒店接了两名香港来的客人,便直奔机场了。 

晨光熹微,时间还早,这个城市还未醒来,整洁的马路显出六朝古都的大气。 

行车约1个小时,南京禄口机场——我到过的第四个机场。下车后那两位香港朋友付了140元,还有另一位半路上车的旅客,付了50元。而我,悄悄地塞给他20元,还不忘说一声“谢谢”。 

11:00的飞机,现在太早,巡视了一遍机场环境,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拿出MP4,看视屏《郎咸平说》。偶尔抬眼看看有没有南京美女路过。不是色,只是想和重庆比一下。 

9:00,拿到机票。1040,终于开始登机了。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而言,能坐飞机还是蛮激动的。更幸运的是我又坐到了窗口。 

起飞,上升。除了看会儿窗外,再欣赏一会儿空姐,好像没什么事做了。不过一位空姐长的好像《宫》里的闵孝琳,所以忍不住多瞄了几眼。 

起飞半个小时后开始送餐,和往常一样要了杯咖啡,主食第一次换成了面条。除了有几根没被煮开,还坚硬着之外,味道还可以。 

1小时50分。重庆市区全貌已展现在眼前,高楼大厦像挺立的针,牢牢地扎在大地之上。此刻心情像曾经看过的一个重庆宣传片主人公坐在飞机上睁开眼说的第一句话:“重庆,我回来了!” 

15元的机场大巴把我送到了上清寺站,一路询问找到轻轨车站,目标较场口站。列车沿着长江滑行。不知从哪一站嬉笑着上来几位美女,提醒我,在重庆,别忘了打望(看美女)哦! 

较场口,就是那个二战时发生了重庆空难(较场口惨案)的地方,现在怎么也想象不出当时的惨象,现在只有一片繁荣。乘坐346公交车,行驶1个小时,在经过秋名山一样的盘山公路后,我终于到学校了。从下飞机到学校,用了两个多小时,竟比从南京到重庆用时还长,彻底无语。 

既然无语了,那就“无语”吧。

2009年95

分享到:

3 条评论

昵称
  1. Kobe

    我们坐在高高的半山腰上,听左边锋讲,那过去的故事。

    1. zhouli

      嘻嘻,这是先把以前的内容拿来填充网站凑数~ ^_^

      1. Kobe

        就是要拿来,此等真迹,不能失传了